子猫

我爱的人,她/他是最好的人。

CREM:

现在真是个最好的季节,窗外又白又亮。在家还可以光脚,在外面还可以穿露脚背的皮鞋。我在吃着什么、看着什么的时候,总最觉得幸福。吃了饱饱的早饭,洗完碗觉得冷,找了件长袖外套穿。现在的沈阳,冷好像到碗都不如夏天洗得那么干净了。找了本老舍的创作谈看。老舍的创作谈最明净直诚,让人舒服。他太幽默时使人感到浮泛,含泪又邀人酸楚。喝热茶——不是好茶,我反正喝不出来,自己一个人喝的时候,就拿不太好的茶喝了。这大概说明我更接近劳力者的品味,但我想好茶也只是香而已,世界上香的东西很多,比如烤香菇,但茶比那还要好,不在于它香。


吃葡萄。我好喜欢能剥皮的紫葡萄,拿盐和淀粉洗干净,连皮一起吃。看老舍,喝热茶,吃葡萄,肚子很饱,身上也暖,最好在闲,什么事也没有。一旦品味这种幸福,就觉得衰老也不可怕。等我老了,我每天都闲,那是人生的休息了。我还年轻得很,人生的工作还没开始,就想着人生的休息了。但一工作起来,我想也是很快的。



评论

热度(5)

  1. 子猫CREM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