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猫

我爱的人,她/他是最好的人。

渴望北京

作为一个北京人,笑得要死

CREM:

吃咖喱的时候,室友跟我说,她老家有个姐姐,家里挺有钱。给她在北京找了一份带户口的工作。是机场吧?反正一个底薪就八千多、福利还好的一个铁饭碗。她结婚,要买房子。自己拿了五十万,父母又给了是多少钱,又贷了一百多万,在北京买了个七十平的房子。关键是那个房子离北京可远,每天早上先要坐公交车坐二十多站地,坐到最近的通县地铁口,再坐地铁到北京上班。室友说:


“北京这个房价。”


室友说:“关键我那个姐姐也看上去,不是一个特别渴望北京的人。她就是一个……特别特别东北老娘们特别特别山炮的一个东北老娘们!就特别特别山炮。不是说她坏话什么,就是比如说,买鞋。她个挺高的,39码鞋。也不是买不到,虽然算大码。她就买大码女鞋,都死鸡巴难看的鞋,就穿。穿得也特别山炮。”


我想:特别特别山炮的东北老娘们,难道就不能渴望北京了吗?


我问:“什么样的人渴望北京?”


室友说:“至少要像你老家闺蜜那样的。”


我想:我看起来想不想渴望北京的样子?我不想做特别特别山炮的东北老娘们……



评论

热度(2)

  1. 子猫CREM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作为一个北京人,笑得要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