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猫

我爱的人,她/他是最好的人。

CREM:

然后我想……成长真悲情。真痛,像吃了架钢琴那样痛。我真的很希望一切能永远,有个永远的好朋友。不知道有人三年后的今天还会对我好,那种感觉就像踏进不知有什么鬼怪的地窖里。成长真悲情,真痛。在地底挖掘,我想我一生慢慢向上挖掘,永远处在未知里。我希望我的儿孙们,人人知晓自己是谁。我多希望他们在光明里成长,我多希望他们一出生就见到星星和月亮。而我在泥土里,谁也不能相信。人世——是——人世是艰苦的。爱是廉价的,因为人心是会变的。只有善良才能让多数人不死,所以我尽量做善良的人。不善良是有诱惑力的,那么光亮的、冷酷的诱惑,当我知道有人能弹指间被我毁灭,倘若我是这样手操生杀的君主,我,我,我……


我们可以正确,但那是混沌的正确。要精确结论,只好错得离谱。我们需要好运,甚于需要爱和科学。科学可能是邪恶的,爱可能是邪恶的,但好运不会。

评论

热度(2)

  1. 子猫CREM 转载了此文字